为什么徽、钦二帝北迁过沈州?

  • 发布时间:2019-07-27 23:02:05

  • 来源:admin

  自战国以来,辽东通向辽西的道路主要有南北中三条,南路大体在今海城市西北的牛庄附近过辽河;中路大体经沈阳西南的彰驿附近,再向西过辽河;北路大体在沈阳市西北马虎山到辽滨塔一带渡辽河。新葡萄京赌场官方网站app经沈阳西南的中路,因要经过“南北千余里,东西二百里”的辽泽,所以异常艰难。但不知为什么,金代时这条道路却非常畅通,许多重要的历史人物都在这条道路上做过艰苦的旅行。

  金天辅六年(北宋宣和七年,1125年) 八月,金太祖阿骨打死,九月,新葡萄京赌场官方网站app其弟吴乞买嗣立,是为金太宗。当时,宋金尚和好,所以,宋朝依照与契丹交往的旧例,于第二年(乙巳年) 派出龙图阁直学士许亢宗充奉使,至金上京(今黑龙江省阿城白城子古城) 贺新君登位。

  据《宣和乙巳奉使金国行程录》记载,“自白沟契丹旧界,止于虏廷冒离纳钵,三千一百二十里,计三十九程”。对于这三十九程所经之地及其里距,行程录都做了记载。在沈州境内,记述如下:

  离兔儿涡东行,即地势卑下,尽皆萑苻(沼泽),沮洳积水。是日,凡三十八次渡水,多被溺。(有河) 名曰辽河。濒河南北千余里,东西二百里,北辽河居其中,其地如此。隋唐征高丽,路皆由此。秋夏多蚊虻,不分昼夜,无牛马能至。行以衣包裹胸腹,人皆重裳而披衣,坐则蒿草薰烟稍能免。(粱鱼) 务基依水际,居民数十家环绕。弥望皆荷花,水多鱼。徘徊久之,颇起怀乡之思。

  第二十五程,离粱鱼务东行六十里即过辽河,以舟渡,阔狭如淮。过河东行五十里旧广州,唯古城贫民三五家。是夜宿没咄(孛堇) 寨。

  自过辽河,以东即古之辽东地。金人方战争之际,首得辽东五十一州之地,乃契丹阿保机破渤海国建为东京路地也。自此所至,屋宇虽茅茨,然居民稍盛,食物充足。

  由上述记载可知,从兔儿涡东行,即地势低下,尽沼泽,沮洳积水,渔业管理机构粱鱼务就建在水边。这就是所谓的辽泽。这段行程,即从今天的北镇经黑山、辽中、彰驿、忱阳,然后到达铁岭南端的懿路。粱鱼务正当隰州与章义之间,位于南北之冲,旧无郡邑,后来,金朝在粱鱼务设望平县。据考,粱鱼务在今黑山以东,绕阳河的西岸,有人认为即姜家屯东北五里的古城子。行程录所记是金初的情况,其时,广州已是“唯古城有贫民三五家”,所以,后来降为县。而沈州“屋宇虽茅茨,然居民稍盛,食物充足”,所以金代仍保留了沈州的建置。据宋《云麓漫钞》记载,其时,各驿站皆有馆舍,广州曰广平馆,沈州曰乐郊馆,兴州曰兴平馆。

  宋靖康元年(金天会四年,1126年),金灭北宋,掳宋徽宗、钦宗二帝及其后妃、皇子皇孙、宗室、贵戚、教坊、诸色目等一万四千余人,然后分七批押遣金上京,走的都是这条路线。他们途经沈州的情况,多无记载,只有宋徽宗、韦皇后等经燕京到上京的行程,由随行的金国翻译人员王成栋辑录成《青宫译语》。根据文中所记,韦皇后一行与许亢宗走的路线完全相同,在沈州路段也是由隰州—兔儿涡—粱鱼务—孛堇寨—沈州。但记录比较简略:“ (五月) 初七日,过兔儿涡。初八日,渡粱鱼涡(务)。此两日如在水中行,姬妃辈虽卧兜子中,驼马背亦湿透重裳。地狱之苦,无加于此。初九日,赶出孛堇寨,即屯宿暴衣。初十日,驻马。十一日,过沈州三十里。十二日,抵咸州。”

  宋卤簿钟(北宋宫廷重器, 1126 年, 汴京陷落后,与徽钦二帝一同被掠往北国,成为宋帝亡国蒙尘的历史见证。今藏辽宁省博物馆)

  徽、钦二帝是在金天会五年(1127年) 十月由燕京迁中京(今内蒙古宁城县大明城),在那儿住了一段时间,然后又于翌年八月迁至上京。这样的话,二帝途经沈州的时间,应该在天会六年(1128年) 八月。当年十二月,又迁到韩州(今吉林梨树县偏脸城)。天会八年(1130年) 七月,迁至五国城(今黑龙江依兰县),最后终老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