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之谦的感情经历是怎样的?

  • 发布时间:2019-07-27 23:00:32

  • 来源: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以下内容均转自此博客(是8月7日家庭演播室现场的工作人员)采访薛之谦我便曾说过:对于选秀出来的小孩我都没有太深的印象,而且虽然你们有很多粉丝,但是外界还是有很多观众会觉得你们有点浅薄。他在我结束采访后的空档还追问了一下:大家真的会觉得我们很浅薄吗? 我觉得他很在乎这句话。 薛之谦的爸爸是第一次参加这么正式的节目,他说看到镜头会紧张,而生活中则是个很健谈的人,从他嘴里得知薛之谦4岁的时候,薛妈妈因为风湿性心脏病去世,年仅33岁。而薛的父母16岁时便认识了,是同学。在薛妈妈得病后,薛爸爸犹豫过两件事,一件是众人纷纷劝说他不要娶这么一个病人,另一件便是婚后薛妈妈不适合生小孩。但是薛妈妈当时却一点没有犹豫,对薛爸爸说:我是将死之人,无论怎样我都要给你留个种。 听到这句话,我觉得很感动。在生完薛之后,薛妈妈的健康一落千丈,本来想早点给她手术,但是医院主任公然提出要受贿,此时薛家拿不出这笔钱,于是薛妈妈的病便耽搁下来,一直到病危——抢救——不治去世。以上这些事薛爸爸从来没有对薛讲过,因此在录像现场,薛起初还是默默流泪,到后来可以从他嘴唇的抽搐看出他在极力忍耐不哭出声来。 此时的我很担心薛会崩溃,并且很愧疚自己给他带来的这种精神上的折磨,我在台边找到他的经纪人,问是否要让薛中断一下去洗个脸。第一次想放弃节目,中断谈话,虽然这样做要背负很大的责任。这里要扯开去说的是,很多时候在工作和道德上真的会有挣扎,因为挖掘这些明星背后的故事有时很残忍,但是为了收视率却不得不为之,因为收视率长期不到指标,节目便会被停播。而观众要看的一定是他们背后的隐私,伤疤。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他们的伤疤扯开,再往上面撒点盐,让观众来参观。 很多人说:你选择成为明星,你得到了关注和经济利益。但是我觉得这种说法是自我安慰,明星一样是人,他通过自己的工作给你们带来了轻松和快乐,为何你还要向他索取更多呢?在全场哭得最高潮的时候,薛说“我现在说不了话,对不起”情绪稍稍稳定后,他在现场爆了粗口,表达了他对那家医院的痛恨,还说要把那家医院买下来。此时他爸爸还不忘提醒他“不要说粗话好不好?”他立即道了歉。但是我觉得此时说粗口的薛却是很可爱的。 然后薛说到了他在瑞士留学吃苦的那段时间,跟狗抢骨头吃,打工结束为了省钱坐晚上19点的半价火车而在马路上闲逛2个小时,在那时他学会了静思;回国后屡次遭遇骗子经纪公司;拒绝了一家台湾大公司的老板娘提出的非分要求而失去发展机会,澳门威斯尼人平台直到型秀崭露头角。他和爸爸,还有他的经纪人都说很多时候感觉薛妈妈在天之灵在保护自己的儿子,因为薛的历程确实坎坷,但是关键时候总会莫名其妙的迎刃而解,跨过那道坎。节目结束后,我向薛道歉,让他今天录制节目这么辛苦和痛苦。下半年他即将作为上海的两位歌手之一跟随中国文化艺术团访问俄罗斯演出,新出的专辑也很好听。在做完他的节目后我很喜欢这个小孩,觉得他很可怜也很懂事,希望他以后的路可以越走越好!写完薛之谦后重新打开博客准备更新,这个才20出头的男孩再一次让我很震惊。我没有想到这篇工作记录会有这么高的点击率,有这么多喜爱他的粉丝留了言。 以前对这些选秀明星不感冒,对他们粉丝的疯狂行为更让我疑惑,现在的小孩子都怎么了?可以如此痴迷一个在各个方面都还很嫩的民造新星。在前不久制作今年好男儿四强节目时,被他们的忠实粉丝弄得头疼的不行,本来常规只录制3个小时的节目那天整整录了6个小时,除了控制现场,还要充当保安,同时还要当保姆,把现场躁动和兴奋的粉丝哄到平静。 那次录像结束,我信誓旦旦以后绝对不做粉丝参与的节目(写到这里估计很多粉丝会骂,呵呵没办法,粉丝是我们又爱又恨的团体。因为没有他们,节目的效果出不来,选秀节目不可能进行得如此如火如荼,但是有了他们,现场秩序又真的很让人头疼)因此当和薛的经纪人DD确认粉丝参与的时候,我很担心现场又会重蹈覆辙,不过DD当时安慰了我一句:他们都很乖的。我就在想,通常来说,有很乖的粉丝的歌手本身应该也差不到哪儿去。而录像现场的粉丝确实很乖,比之前好男儿那场乖太多了,而今天在自己博客里面看到的这些粉丝更让我看到了这些孩子身上可爱的一面。他们很真诚地喜爱并且保护着自己的偶像(不过招骂地说一句:我并不是百分百鼓励这种行为,至少在作为一名粉丝的同时,还是要做好自己的本分,不能荒废学业,也更应该珍惜自己的父母,我想所有的明星都是这样希望他们的粉丝的)既然薛有这么多粉丝这么关注他,那就首开先例把之前对他的采访过程,大家看不到的一些事情再写详细一点好了:约了薛在电视台做录前采访,薛的经纪人DD当时走错了路还没到(这点和我有点像),我问了薛,DD当初跟我说你不愿意说妈妈的事?他很轻松的说:不想拿那个炒作,但是因为这个节目比较特殊,讲到家庭肯定会有这方面的内容要求,所以也可以讲。

  聊了一会儿,DD到了。薛当时给我的感觉是很能领会你的意图,而且很直接,很无所谓的一个大男孩,他在我给他讲解了节目概念后,大大咧咧的说:那我把我的故事都跟你讲一遍好伐啦。

  然后就开讲,讲他受骗的一系列遭遇时他并没有把这些当作坎坷,而是当成很搞笑的经历,但是小时候的故事和在瑞士的经历他讲的很少。待他讲完,我问他:你的从艺经历在很多节目都讲过了吧?因为这块内容的细节他讲的非常清晰,讲述流程也非常熟练。他给了我肯定的回答。

  然后我便开始发问,首先问了他在瑞士吃的苦,但是对此,他还是用很搞笑的方式讲述了他的那些经历,在这时我仍然认为他是个非常乐观的孩子,直到最后问到他奶奶的故事。讲着讲着,他开始流泪了,那些眼泪主要是愧疚小时候对奶奶的态度太过任性,并且跟我说:说到奶奶的话我会哭的,很难看的,不能讲。

  我告诉他:你不用担心在镜头前哭,我们以前节目有很多明星哭过,喜欢他们的人会更喜欢,觉得明星的眼泪很真实(虽然有些实际是在做秀,因为大家圈内人,究竟讲的事是真是假只能骗到观众),不喜欢或者不了解你的人,看到你的眼泪,反而会觉得和你拉近了距离,所以你完全不用顾虑这么多。而且娱乐圈压力这么大,不要太压抑自己的情绪,在舞台上就完全释放出来,让观众看到真实的你(说这些是因为我知道选秀出来的孩子,真实还是大过演技,他们不可能把假的演的那么真,如果能做到那一定是个演艺天才,将来一定可以大展宏图,前途不可限量) 然后说到了他妈妈的事,他几乎没有记忆,但是记得追悼会时的相片,他说感觉很奇怪,因为那个时候的相片上自己都是在笑,因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在棺木里躺的那个人是谁。最后还说,妈妈和奶奶的事不知道爸爸是否愿意讲,因为他从来都不说这些事。我说那爸爸这里就交给我吧,我争取说服他。

  和爸爸谈之前,有点忐忑,因为确实碰到过很多不合作的明星或者家属,最后做出来的节目很空洞。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薛爸爸非常健谈,平时的采访通常1个小时左右,但是和薛爸爸聊了两个小时,后面都在讨论薛的失眠问题。

  接下来电话采访了俞思远和罗开元,两个小孩儿给我的感觉都还不错,他们说到一群人最喜欢玩的杀人游戏,说薛一直想当法官,但是大家都不让他当。我问为什么?他们的回答是:因为他话太多。而且好像墙头草,谁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属于纯捣乱型。

  录像前一天,剧组拍出小分队到薛家里外派,薛爸爸非常热情的留了我们晚饭,灯光师傅在车上说“通常外拍在家中请饭是最高待遇”。

  到了薛家,摄像和灯光和薛都好像老朋友一样,因为之前电视台很多节目他们都已经合作过了。一进门,桌上摆了满满一桌子菜,比我家过年时候都要丰盛。说实话,我是不太喜欢在别人家,特别是不熟的人家里吃饭的,一是性格原因,从小内向,不善于和陌生人打交道(这样的性格不知道怎样误打误撞进入的这个圈子),另一方面是希望工作可以尽快完成,因为第二天录像,晚上回去还有很多前期工作要做。但是薛家真的很热情,也就客随主便了。

  薛像个很懂事的小孩子,给大家盛饭,然后让大家多吃点,他吃不多,因为减肥(冷笑话)。

  薛爸爸频频对我们灯光和摄像师傅敬酒,灯光师傅喝了不少。后来薛开口说“人家待会儿还要工作呢,到时候灯打不动了”我接了句“是,待会儿打出来的灯光好像迪斯科舞厅里的灯了”结果没想到这句话让薛大少爷笑个不止,连说吃不消。刚开始我挺纳闷他笑什么,后来才醒悟过来:真的如他所有的朋友和家人所说的一样,他的笑点真的很低,普通人觉得没什么好笑的他可以笑翻到地上。

  吃完饭我不好意思地跟薛的奶奶和外婆打招呼,因为感觉两位老人好像没吃什么,因为我们的缘故没有吃好一顿晚饭。两位老人非常可爱地笑着说“吃的挺多了”薛又笑,还拿过一张纸巾给他奶奶擦嘴。

  奶奶和外婆都八十多高龄了,但是十分精神,瞧着才70多岁。但是很愧疚的是,那天请外婆和奶奶说薛小时候的事时,又把他们弄哭了(罪孽深重,不过还好哭的不是很严重,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预料到第二天录像现场会如此失控的原因) 之后很巧的是朱桢来了,奶奶和外婆还真是朱桢的粉丝,和他一起合了影。结束时我们离开,薛也跟着朱桢一起走,讨论帮朱桢写一首单曲的事。

  第二天早上派车到薛家接薛和他爸爸,并安排了跟我的学生去负责外拍薛和爸爸在录像前的准备,因为我必须在现场做前期准备。今天看了带子,觉得很不错。

  很多粉丝在我这里留言希望可以完整展现现场,在这里要很抱歉的告诉大家,对于我来说,当然更愿意这样做,因为这样可以让我省不少工作,特别是后期制作的时间,基本需要4-5天。但是每档节目的时间都是上级规定好的,不可能由我们说了算,而且3个多小时的素材,在经过制作后只会更紧凑更好看,因为是攫取了里面的精华。

  而在这里,看到有的粉丝留言录像之后两天薛的情绪都不太好,也很愧疚,今天剪辑了他的部分片断,在机器前面,发现自己也变得很感性了,有的时候会不自觉的笑,有的时候心情又很沉重。期间给DD发了短信询问了薛的情况,而我能做到的只能是尽力把这期节目做好

  谦谦的初恋受到过伤害,所以现在写出来的歌,都是悲情的歌~~~~哎。。。。。。。。。。。。。。澳门威斯尼人平台

  展开全部好像是以前的女朋友曾经背叛过他 跟别的男的去了(不一定是真的 可能是玩笑话..)